福安88网

福安民间族谱发现“闽国甘棠港”史料!

福安文化

2020-09-25

“一带一路”的伟大战略构想提出之后, “海上丝绸之路”的研究探讨风生水起。而研究福建的“海丝之路”历史,必然牵涉到王审知开辟甘棠港。


  文献记载  

 

文献记载于兢《恩赐琅琊郡王德政碑》曰:“闽越之境,江海通津,帆樯荡漾以随波,篙楫崩腾而激水。途经巨浸,山号黄崎,怪石惊涛,覆舟害物。公乃具馨香黍稷,荐祀神祇,有感必通,其应如响。祭罢一夕,震雷暴雨,若有冥助。达旦则移其艰险,别注平流。虽画鹢争驰,而长鲸弭浪。远近闻而异之,优诏奖饰。乃以公之德化所及,赐名其水为甘棠港,神曰显灵侯。

翁承赞《唐故威武军节度使守中书令闽王墓志》载:“古有岛外岩崖,蹴成惊浪,往来舟楫,动致败亡。王遥祝阴灵,云有玄感。一夕,风雷暴作,霆电呈功,碎巨石于洪波,化安流于碧海,敕号甘棠港。”

《新五代史·王审知传》称:“海上黄崎,波涛为阻,一夕,风雨雷电震击,开以为港。”


  以下五点  


综上所述,表明以下五点:第一,“闽越之境,江海通津”。通津是交通要津。“要津”,《辞海》解释为:“犹‘津要’,比喻显要的地位。”第二,“海上黄崎,波涛为阻”、“岛外岩崖,蹴成惊浪”。指明“海上”、“岛外”。第三,“山号黄崎,怪石惊涛”。连上句“海上黄崎”,都说明其地“黄崎”,定名在前。第四,“碎巨石于洪波,化安流于碧海”,“移其艰险,别注平流”。经过在“洪波”中“碎巨石”,而后才得“移艰险”、“注平流”。第五,“敕号甘棠港”、“赐名其水为甘棠港”。确系皇帝御赐,并非民间私号。



  甘棠港  


福建最早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甘棠港到底在哪?查宋淳熙《三山志》卷之六“地理类六“海道”中确载:“自迎仙至莆门,平行用退,潮十有五。”其中“十一潮:至水湾”中称:“西:官井洋港。西源出处州龙泉界(首溪)。东流百里至斜滩,过载首,合松潭溪,白沙镇(绍兴初废)。




至廉首村,一出政和县界,经麻岭至缪洋,三十里至廉村,会龙泉溪,南流为江,过甘棠港。(旧有巨石屹立波间,舟多溺覆。唐天祐元年,琅琊王审知具太宰礼祷于神,将刊之。其夕,雷雨暴作,石皆碎解。迟明,安流如砥。昭宗诏奖之,赐号‘甘棠’,神曰‘显灵侯’。三年,赐德政碑。)”明成祖谕辑《历代名臣奏议》卷一百八、宋帅福建赵汝愚上皇帝《论福州便民疏》:“臣照得本州(福州)管下场务税额重处,福清县有海口镇务,长溪县有黄崎镇务。


二镇皆僻在海隅,数十年前人烟繁盛,舟船凑集,故二镇税额不劳而办。自海口镇为海贼刘臣兴焚爇之后居人星散市井萧条黄崎镇尤号迂僻,民物皆非其旧。然而二镇税额尚存无縁登足臣因考究簿书见二镇比年收趂本州及诸司钱数,类皆不及元额……臣今欲乞将海口、黄二镇税,自淳熙五年至九年凡五年所收到课利, 酌中立为定额, 免致过有追呼责办……”这亲历者的奏疏,清晰地钩沉了福建古代四大名镇之一长溪黄崎(《三山志》卷九“公廨类”载,其余三镇为闽县闽安镇、福清海口镇、古田水口镇)史籍,具有特别辑佚和补阙的价值,给人一种拨开历史云雾之感。日前,卢美松谈闽都对外交流史,也谈闽国甘棠港:“在今福安白马江外海的黄崎岭”。



  福安民间族谱  

 

话虽如此,但现如今的黄崎,已很难觅到作为千年古的历史遗存了。好在有一条,福安民间族谱可以辅证:

 



 

在下白石黄崎王氏宗祠里,至今还保留着王审知从弟王文光的世系图和清同治九年。宗祠王理事长翻阅了宋明手抄的,被蠹鱼咬剩的王氏家谱残页,上面清晰地记载着:入闽始祖。



胞兄弟行公居第三,为大都督时,军中好骑白马,人称之曰白马三郎,后为神,敕封白马闽王,又曰白马平水闽王者亦有因焉。原黄崎镇唐时为吾祖圣迹所到,查省府县志,公为闽守城大都督,奉兄审知公率师往浙界讨贼,舟经黄崎港,见港上大石嵯峨,舟难竞渡,祷天,梦神曰,明日午刻助开此港,果然风雷交作,云雾中见一非龙非鱼,身长百丈,负石石散,遂成大港,舟楫便焉。故表封黄崎港为甘棠港。据下白石王氏族谱记载:下白石(旧称黄崎)王氏,系王彦复( 开闽王王审知的堂兄)的后裔。王彦复字宗辉,号文光,行仁九。前为光州刺史,后为闽都督。唐昭宗乾宁元年甲寅(894年)六月,王彦复伤病发作,旋卒,年三十有九。葬在福州南门马路后,砌文武阶十八层,转山七重,石墙八堵,立石碑为记,有石像生肖。熙宁元年(1068)王文光八世孙王察迁居赤岸。宋徵宗辛已年(1101)察之孙吕公自赤岸始迁至黄崎,为黄崎一世公。史料传记,详细叙述很绵密。王彦复十三世孙吕公肇基黄崎后,瓜瓞延绵,裔孙文武俊杰辈出。作为福建省五大水系之一的交溪,在黄崎一路奔腾不息,流贯辖境,直到注入浩荡的大海。早在唐末,开闽王王审知就在此地开发了黄崎港,后被唐昭宗赐号为甘棠港。


甘棠张氏《忠贤祠族谱》记载,端国公张睦是甘棠张氏先贤。张睦,生卒年不详,字仲雍,号宗和,世居河南光州固始县魏陵乡祥符里。



唐末,随王审知入闽,居住福州侯官县孝弟乡惠化里。唐天祐元年(904)四月,审知请命授张睦三品官,领榷货务,实为总府计。张睦体国裕民,发展对外贸易,雍容下士,招徕蛮夷商贾,敛不加暴,国用日以富饶。当时,福州黄崎海岸横石巉峭,常为舟楫之患。张睦率领工役开凿港道,称甘棠港。自此往来商舶无覆溺之患,福州成为全国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闽国时期,福州与琉球、倭国(日本)、林邑(越南南方)、赤土(马来半岛)、真腊(柬埔寨)、婆利(印尼)、新罗(朝鲜)、三佛齐(苏门答腊)、天竺(印度)等地均有商贸往来。后梁开平三年(909),张睦为尚书右仆射。卒后建祠于福州东街凤池坊尾,称“榷货大王庙”。宋太祖赵匡胤追赠其为唐太师,加封梁国公。开宝间,配祀闽王祠。


凤澳刘氏重修族谱序:山甫公佐闽王为观察判官,五代之间长溪县大港有横石巉岩,常为舟楫之患,王思制之,因梦金甲神人助之穿凿,及觉乃命我祖山甫而穿凿焉,我祖一至设祭未毕,风雷疾变海始通焉,而我始祖之功不惟有功于万世一时而有耀于万世。遂创庙于六江之屿,以祠吴安王,未终其业。

 

福安市甘棠镇洋中刘氏一脉,源承彭城,派衍中山。入闽为唐末五代杰燕皇帝守光支系,祀苏江皈公为一世祖,十七世祖维公迁福安城关东门,传至廿五世元采公之裔学志学慰二公慕廿八都樟坂里(洋中村旧称)《福建刘氏族谱》丛书《唐司马参军刘贻孙世家》载:“刘山甫,彭城人,随王(审知)入闽的部将。谋勇双全,王审知授其中侍郎,负责致祭 ‘甘棠港’。”刘氏与刘山甫族系的渊源,也可进一步探究。(郑望)
来源:今日福安